别再讨好年糕吖

妈耶台风是真的舒爽,停水了没停电人民

【第五人格】裘克×你 初遇(初见)

ooc有
小学生文笔有
文风耿直有
这是第二次发 稍微更改了一下下



——————————————————


   工作十分劳累的你准备找个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哎哎,xx马戏团这几天有演出,一起去看吗?!”路人欢快地聊着天。“演出吗...听起来很棒。”你小声嘀咕着。听说了那个倍受好评的马戏团最近会有演出,所以你计划着请个假去看看表演放松一下身心,你的老板虽然很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准了假。

  马戏团的帐篷很华丽,很宽敞,被许多精致的装饰点缀着,让人无比地向往,但在这炎炎夏日,观众席里可谓是人山人海,里面如蒸笼一般闷热,哪怕你只穿了一件不算厚的衣服,额头上却也开始不断冒汗,感觉自己再待下去就会和小笼包一个下场,这让你不禁有些烦躁,舞台上是一个带着笑脸面具,用油彩在脸上画了带着夸张的微笑的妆,即便那个小丑将周围的人逗得捧腹大笑,你也依旧没有对他的表演提起一点点兴趣,额头的汗不断地顺着脸颊流下,你最终还是决定先出去透透气再回来。刚出去,新鲜的空气涌入鼻腔,让你舒服了不少,站在外面阴凉的地方果然比一直待在里面好受一些。

  趁着这个时候你拿出了进来的时候人手一份的表演节目花名册,页面设计的很精致,节目名字看起来也十分令人感兴趣——当然,也只是看起来而已。看名字和时间,现在已经是最后一场表演了……不,你突然注意到,在那些名字下面,印有一串小字,看上去应该也是节目,但是却一点都不起眼,你开始猜测这个节目的内容,为什么印的这么小呢?难道是舍不得那点油墨钱吗?你甩甩头,这么出名的马戏团怎么会在意这种东西呢。

  估摸着休息的差不多了,你又回到了帐篷里,那个微笑小丑的表演似乎结束了,在下一个表演者上来的空隙里,有许多观众都离开了,附近很快就只剩下寥寥数人,空旷并安静起来的观众席顿时一点闷热的感觉都没有了,你很好奇为什么他们都走了,想了想可能是没注意到还有一个节目吧,又或者是,不想看呢?你有点怀疑今天自己到底怎么了,净想些不太可能的事情。

  想着想着,台上好像有人出来了,趁着前排没什么人,你偷偷地坐在了离舞台比较近的地方,你这才注意到,那个舞台有将近快三米高,一段听起来有些忧郁的音乐响起,台上站着的似乎也是一个小丑,但是与前面那个小丑截然不同的是,他的面具和妆容,都是哭丧着脸的。他的衣服看起来很臃肿笨重。突然感觉眼球被什么所吸引,仔细一看,他的右脚…似乎是假肢。

  你对他突然有了兴趣,都这样了还能完成演出吗,回答你的是他的动作。踮脚,旋转,完成每一个高难度动作,仿佛他的右脚并不是残缺的,而像是已经训练多年身体健全身手矫健的表演者。你不禁有些佩服,这至少比刚刚的那些演出好了很多,你看得入神的时候,却听见右边不远处传来一句

  “这算什么表演啊?还不如刚刚那个小丑。” 

  带着不屑与轻蔑,即使有着音乐做背景,那句话还是清晰地传入了你的耳朵里。你皱着眉转过头,看起来似乎是个成年男人,你瞥了一眼之后视线又回到台上,台上的身形微微一顿,却没有耽误太久,继续着动作。

  听见了……吗?

  你的心底莫名有些担心了起来,说到底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心里有不舒服的感觉,直到他在接近舞台边缘的时候,动作突然重心不稳失误从台上狠狠地摔了下来,你条件反射地倒吸一口凉气,因为离得近,你清楚地看见他似乎摔下来的时候压到了腿。而与此同时,在场几乎所有人都笑出了声。你有些不解,开口轻轻道:

  “你们…没看见吗?他好像很疼。”

  立刻就有人反驳了你

  “怎么可能呢?这节目可能也就这里能让人发笑吧?一定都是演技,演的还挺逼真啊。哈哈哈哈哈哈。”

  倒在地上的他没有耽误太多时间,艰难的站了起来,他的表情有些扭曲,他另一只健全的翅膀似乎也受到了威胁,他一步一步地朝舞台后方走去,没有人帮忙,没有工作人员询问他是否安好。你以为他要退场提前结束演出的时候,他又回到了台上。

  ……

  你沉默了,看了一眼时间,离马戏团定好的结束时间还有一小会。他是打算坚持完这一段时间吗。因为刚刚的意外,他的动作明显僵硬了很多,在灯光的照射下你似乎看见了他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他在台上因为脚上的伤又摔了几次,仅剩的几个观众们也陆续离开了,你还安静地坐在台下看着他,他也注意到了他剩下的唯一一个观众。

  他看着你,闭上了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看着你的神色似乎有些惊讶,也有些复杂。你也回望着他,很平静,没有嘲笑,没有讥讽,甚至多了一些……同情与心疼。

  时间一分一秒煎熬地过去了,他对着台下,又或者说是,你。深深地鞠了一躬。空旷的观众席响起了掌声,你一个人发出的,掌声。

  他眼里的泪珠似乎再也支撑不住,从脸上滑落,他看起来有些狼狈,转身下了台,你开始好奇他滑稽可怖的妆容下是一张怎样的脸,竟不自知地跟在他后面往台后走。

  他的背影十分地落寞,一瘸一拐的脚步十分沉重。这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你在网页上看见过他的照片,他是这个马戏团的团长。他对刚刚那个小丑说

  “你该庆幸,你这次居然有了那么一个留到最后的观众。不然按照原本约定好的,如果这次你再不受观众喜欢,最后结束的时候一个观众不留,你就该滚出这里了,这里不需要没有用的东西。同样是小丑,微笑小丑怎么就那么出色呢?你知道么?马戏团观众留下的几乎所有的评论都在说,你,哭脸小丑,是多余的。表演没有特点,没有看点。你在这里不过是浪费我们的时间和资源。”

  嗯……?他在说什么?你努力的理解着刚刚灌入耳中的话语,似乎……能感受到,他一点也不受欢迎,是吗?那个小丑的身子一僵,点了点头然后从那个男人的身后绕过去走进了一个房间,这时那个中年男人注意到了你。

  “这不是刚刚看到最后的那一位美丽动人的小姐吗?您对这次的演出可还满意?”

  一改刚刚的表情与语气,有着看起来得体的笑容,你微笑着对他点点头,并没有说太多的话,他就走了,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样子,他走过你身边之后似乎小声的说了一句

  “噗嗤。没想到那个废物居然真的有观众,真是既可悲又可笑啊。”

  你越发觉得奇怪,轻手轻脚地走到那个房间门边朝里偷偷看,他没有关门,里面似乎是化妆厅,他将面具放在一旁,凝视了许久,开始将厚重的妆容卸掉,最后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趴在桌子上,似乎是在啜泣。他没有注意到门口还有人,其它的演员也似乎早已离开。

  你敲了敲门,他一愣,然后胡乱地抹掉了那些眼泪,转过身来,看见是你,一愣,语气中还带着警惕,仿佛在提防着什么一样。

  “是你……?”

  你点点头,看着他红红的眼圈,似乎能猜到些什么,他卸掉那些油彩之后的脸其实很好看,只不过看上去依旧也有些丧丧的,你开口,最终决定先道歉

  “抱歉,冒昧地打扰你了…但是,你刚刚的演出,很棒。脚的话大概很疼吧,回去一定要好好抹药啊。”

  你朝他一笑,心里却是在吐槽自己为什么要对陌生人说这些,会被人家当成神经病的吧。

  他更是愣住了,之后眼泪又一次滑了出来,然后吸吸鼻子之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然后又开口了,这次没有了之前的警惕与敌意。

  “不,我才是,应该谢谢你。”

  他顿了一顿,再次开口

  “我会好好处理伤的,谢谢。”

  他又一次道谢。

  你有了想认识他的念头,于是询问他的名字。

  他虽是有些不太理解你为什么会这样善待他,却还是扯出了一个并不太熟练的微笑。

  “你好,我叫裘克。” 

  “很高兴……能认识你。” 

  

  这回,轮到你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