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讨好年糕吖

当你作大死在他们面前装死想吓他们(监管者)

  梗源“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老婆在装死”


裘克有 杰克有 约瑟夫有 ooc有!




  趁着万圣节到了,你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于是找庄园主要了许多血浆,拿了家里的水果刀打算伪造“凶杀现场”来吓吓自家的人,于是一切就绪之后,你等待着心上人回家——




  1.裘克




  “喂,疯女人我回来了!”他懒懒散散地打开家门朝里边喊着,也没仔细看里边的惨状,当他回头关上家门之后慢悠悠转过头才看清楚这“惨不忍睹的一幕”,他沉默了。而你紧闭着双眼,等待着他的反应。


  一阵堪称可怕的宁静过后,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你身边蹲了下来,你差点想睁开眼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于是你更是屏住了呼吸。


  突然那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的声音比平时还要低哑了几分


  “你这笨女人,装死也要有点技术啊。”


  然而你倔强的没有睁开眼睛,心想着万一他只是诈诈你呢。他看你完全没有反应,又离你近了些


  “还装啊...?那别怪我晚上不客气哦?”他的语气充满了认真与危险,理解了他的意思之后你吓得慌忙坐了起来:


  “不不不!我错了我错了,你这家伙真是!天天想什么呢!”


  见你坐起来,他沉默了一会,把你拉了起来,撇开头


  “自己,清理干净。”


  你转身有些失落地说:“知道了……”心里有些委屈地想:说得好像哪天不是我搞卫生做家务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然而你起身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他泛红的眼眶,也没注意到你转身之后他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所以理所当然的,晚上你也并没有被放过。




  “还敢不敢恶作剧了,嗯?”


  “不.....唔....不敢了...!”




  2.jio(划掉)杰克




  在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你满意地看着这血腥的场面和自己然后往地上一躺闭上了眼睛准备等他回家。一会儿后,你清楚的听见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你开始有些紧张,强迫自己放轻了呼吸,等待着他看到自己的时候的反应。


  他进门之后看见这一片“血海”,凝视着躺在地上被血染红的你,眼里闪过一丝晦涩的神情,你闭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得更加紧张了直接屏住了呼吸。只听他有些戏谑地开口:




  “小姐,你不该在开膛手面前装死。”




  你有些不信邪,索信不相信他的话。


  “小姐这样,会让我有一种...想将小姐开膛破肚的冲动的...我相信即使是那样的小姐,也很美丽。哪怕内脏流的一地都是,哪怕是血沾满我的双手和你的全身...哪怕你的心脏已经不再跳动......毕竟是我的小姐呢。”


  即使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你也没有睁开眼睛,但你微微有些发抖的身躯让他笑意愈渐加深:


  “那我数三声。三......”他突然冷声说道。


  你更是一抖,内心开始纠结,万一有诈怎么办,万一是真的又怎么办。




  “二......”


  你甚至感觉他的爪子已经碰到了你腹部衣服的布料。




  “一.........?”




  最后一声,你终于忍不住了,睁开了眼睛,满脸慌张:“别!!还活着,还活着......”


  他这才收回了爪子,挑了挑眉,笑着看着你:“小姐不打算解释?”


  你声音小得和蚊子一样:“我错了......不该装死......”




  他倒是有些无奈:“这个倒是很难收拾啊。虽然是我替小姐收拾......”你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他眼神一暗:




  “小姐躺在血里的样子,让我开始对小姐的内脏起了越来越深的兴趣呢。”




  你再次被吓到:“不不不,除了这个,换一个,换一个!”他嘴角笑意加深,




  “那晚上小姐再赔偿我?”


  你被他之前的话唬住了,完全没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就点了点头,你看见他得逞的表情的时候才意识到。“呀!!你这个伪绅士!”




  3.约瑟夫




  你在身上和水果刀上抹了许多血浆,最后选择躺在了后花园的玫瑰从中,你甚至有些怀疑他会不会来后花园找你,想着没找到就当做撞鬼吓他一跳吧。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你小心地躺在花丛里,繁盛的花枝居然能把你微微撑起来,就像是用花枝做了一个躺椅一样。可惜果不其然,你被玫瑰的刺给刮到了,你忍着没有叫出声,心里想着以后修剪一定要更仔细些……


  他进门之后并没有看见如以往一样冲出来抱住他的小姑娘,有些诧异,“出去了吗……?”找遍了整个家,最后在阳台上看见后花园的“可疑物体”


  他走到了花园里,看见了半躺在花丛里的你,那一瞬间,他的职业病在这一副景象给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想用跟随他许久的摄像机将和玫瑰花躺在一起的你拍下来,因为这样的你美得几乎让人窒息。


  “我的宝贝。躺在玫瑰花丛里被刺伤了怎么办,不怕我心疼吗?”


  他这么说着,看你毫无反应之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上前拨开了你脸附近的玫瑰花枝,神情似乎有些哀伤:“这么漂亮女士,就像是童话故事里万里挑一都不一定找得到的公主,就这么香消玉殒了该有多可惜啊……何况还是我的宝贝呢。即使是这幅模样,也美丽得让艳丽的玫瑰花黯然失色。”


  这话不知道是他故意说给你听,还是他真的想这么说你,你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是依旧安静地躺着,他见你完全没有要起来的意思,俯身用手挑起了你的下巴,:“宝贝还打算睡下去么?在这里多危险啊,还会着凉喔,还有你最害怕的虫子……”话风突然的转变让你心底一个恶寒,他知道,你最讨厌那些奇奇怪怪的小虫子了,你一时之间心里的感情越来越复杂,一些是因为他的动作和话而感到的害羞,一些是你对虫子的害怕。正打算起来的时候。他又开口了




  “看来属于我的公主是不打算醒了啊,那我不介意……”




  话没说完他俯身吻上了你的唇瓣,他的吻十分温柔,让你完全沉沦。他没有在意你身上的血浆,而因为你并不是平躺着的,于是用另一只手搂过你的腰把你扶了起来,最后就变成了你们在后花园拥吻。他一笑




  “我的宝贝,该醒了吧?”


  这次你的脸彻底红了:“你怎么知道我是……嘶。”不小心碰到了刚刚刮破的皮肤惹得你倒吸一口冷气。他微愣:




  “果然不小心被刮到了呢。走吧,回去我给你上点药。宝贝,下次可别干这样的事了,至少,别让自己受伤,”




  “至于什么时候知道的...你猜猜?”


    


  于是他揽着你的腰和你并肩走回了房间。至于水果刀?在花园里被人遗忘了(?)




  ————————完了————————




  约瑟夫果然还是不太会写,想着法国人的话大概就是这样吧……?晚点如果发求生者的话大概会有艾米丽 克利切 奈布或者玛尔塔……吧?

哭泣

张九渊:

呜呜呜你们快看,超感动啊呜呜呜……抹眼泪呜呜呜……
_(:ᗤ」ㄥ)_
快去给原作者点赞推荐_(:ᗤ」ㄥ)_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第五人格】裘克×你 初遇(初见)

ooc有
小学生文笔有
文风耿直有
这是第二次发 稍微更改了一下下



——————————————————


   工作十分劳累的你准备找个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哎哎,xx马戏团这几天有演出,一起去看吗?!”路人欢快地聊着天。“演出吗...听起来很棒。”你小声嘀咕着。听说了那个倍受好评的马戏团最近会有演出,所以你计划着请个假去看看表演放松一下身心,你的老板虽然很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准了假。

  马戏团的帐篷很华丽,很宽敞,被许多精致的装饰点缀着,让人无比地向往,但在这炎炎夏日,观众席里可谓是人山人海,里面如蒸笼一般闷热,哪怕你只穿了一件不算厚的衣服,额头上却也开始不断冒汗,感觉自己再待下去就会和小笼包一个下场,这让你不禁有些烦躁,舞台上是一个带着笑脸面具,用油彩在脸上画了带着夸张的微笑的妆,即便那个小丑将周围的人逗得捧腹大笑,你也依旧没有对他的表演提起一点点兴趣,额头的汗不断地顺着脸颊流下,你最终还是决定先出去透透气再回来。刚出去,新鲜的空气涌入鼻腔,让你舒服了不少,站在外面阴凉的地方果然比一直待在里面好受一些。

  趁着这个时候你拿出了进来的时候人手一份的表演节目花名册,页面设计的很精致,节目名字看起来也十分令人感兴趣——当然,也只是看起来而已。看名字和时间,现在已经是最后一场表演了……不,你突然注意到,在那些名字下面,印有一串小字,看上去应该也是节目,但是却一点都不起眼,你开始猜测这个节目的内容,为什么印的这么小呢?难道是舍不得那点油墨钱吗?你甩甩头,这么出名的马戏团怎么会在意这种东西呢。

  估摸着休息的差不多了,你又回到了帐篷里,那个微笑小丑的表演似乎结束了,在下一个表演者上来的空隙里,有许多观众都离开了,附近很快就只剩下寥寥数人,空旷并安静起来的观众席顿时一点闷热的感觉都没有了,你很好奇为什么他们都走了,想了想可能是没注意到还有一个节目吧,又或者是,不想看呢?你有点怀疑今天自己到底怎么了,净想些不太可能的事情。

  想着想着,台上好像有人出来了,趁着前排没什么人,你偷偷地坐在了离舞台比较近的地方,你这才注意到,那个舞台有将近快三米高,一段听起来有些忧郁的音乐响起,台上站着的似乎也是一个小丑,但是与前面那个小丑截然不同的是,他的面具和妆容,都是哭丧着脸的。他的衣服看起来很臃肿笨重。突然感觉眼球被什么所吸引,仔细一看,他的右脚…似乎是假肢。

  你对他突然有了兴趣,都这样了还能完成演出吗,回答你的是他的动作。踮脚,旋转,完成每一个高难度动作,仿佛他的右脚并不是残缺的,而像是已经训练多年身体健全身手矫健的表演者。你不禁有些佩服,这至少比刚刚的那些演出好了很多,你看得入神的时候,却听见右边不远处传来一句

  “这算什么表演啊?还不如刚刚那个小丑。” 

  带着不屑与轻蔑,即使有着音乐做背景,那句话还是清晰地传入了你的耳朵里。你皱着眉转过头,看起来似乎是个成年男人,你瞥了一眼之后视线又回到台上,台上的身形微微一顿,却没有耽误太久,继续着动作。

  听见了……吗?

  你的心底莫名有些担心了起来,说到底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心里有不舒服的感觉,直到他在接近舞台边缘的时候,动作突然重心不稳失误从台上狠狠地摔了下来,你条件反射地倒吸一口凉气,因为离得近,你清楚地看见他似乎摔下来的时候压到了腿。而与此同时,在场几乎所有人都笑出了声。你有些不解,开口轻轻道:

  “你们…没看见吗?他好像很疼。”

  立刻就有人反驳了你

  “怎么可能呢?这节目可能也就这里能让人发笑吧?一定都是演技,演的还挺逼真啊。哈哈哈哈哈哈。”

  倒在地上的他没有耽误太多时间,艰难的站了起来,他的表情有些扭曲,他另一只健全的翅膀似乎也受到了威胁,他一步一步地朝舞台后方走去,没有人帮忙,没有工作人员询问他是否安好。你以为他要退场提前结束演出的时候,他又回到了台上。

  ……

  你沉默了,看了一眼时间,离马戏团定好的结束时间还有一小会。他是打算坚持完这一段时间吗。因为刚刚的意外,他的动作明显僵硬了很多,在灯光的照射下你似乎看见了他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他在台上因为脚上的伤又摔了几次,仅剩的几个观众们也陆续离开了,你还安静地坐在台下看着他,他也注意到了他剩下的唯一一个观众。

  他看着你,闭上了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看着你的神色似乎有些惊讶,也有些复杂。你也回望着他,很平静,没有嘲笑,没有讥讽,甚至多了一些……同情与心疼。

  时间一分一秒煎熬地过去了,他对着台下,又或者说是,你。深深地鞠了一躬。空旷的观众席响起了掌声,你一个人发出的,掌声。

  他眼里的泪珠似乎再也支撑不住,从脸上滑落,他看起来有些狼狈,转身下了台,你开始好奇他滑稽可怖的妆容下是一张怎样的脸,竟不自知地跟在他后面往台后走。

  他的背影十分地落寞,一瘸一拐的脚步十分沉重。这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你在网页上看见过他的照片,他是这个马戏团的团长。他对刚刚那个小丑说

  “你该庆幸,你这次居然有了那么一个留到最后的观众。不然按照原本约定好的,如果这次你再不受观众喜欢,最后结束的时候一个观众不留,你就该滚出这里了,这里不需要没有用的东西。同样是小丑,微笑小丑怎么就那么出色呢?你知道么?马戏团观众留下的几乎所有的评论都在说,你,哭脸小丑,是多余的。表演没有特点,没有看点。你在这里不过是浪费我们的时间和资源。”

  嗯……?他在说什么?你努力的理解着刚刚灌入耳中的话语,似乎……能感受到,他一点也不受欢迎,是吗?那个小丑的身子一僵,点了点头然后从那个男人的身后绕过去走进了一个房间,这时那个中年男人注意到了你。

  “这不是刚刚看到最后的那一位美丽动人的小姐吗?您对这次的演出可还满意?”

  一改刚刚的表情与语气,有着看起来得体的笑容,你微笑着对他点点头,并没有说太多的话,他就走了,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样子,他走过你身边之后似乎小声的说了一句

  “噗嗤。没想到那个废物居然真的有观众,真是既可悲又可笑啊。”

  你越发觉得奇怪,轻手轻脚地走到那个房间门边朝里偷偷看,他没有关门,里面似乎是化妆厅,他将面具放在一旁,凝视了许久,开始将厚重的妆容卸掉,最后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趴在桌子上,似乎是在啜泣。他没有注意到门口还有人,其它的演员也似乎早已离开。

  你敲了敲门,他一愣,然后胡乱地抹掉了那些眼泪,转过身来,看见是你,一愣,语气中还带着警惕,仿佛在提防着什么一样。

  “是你……?”

  你点点头,看着他红红的眼圈,似乎能猜到些什么,他卸掉那些油彩之后的脸其实很好看,只不过看上去依旧也有些丧丧的,你开口,最终决定先道歉

  “抱歉,冒昧地打扰你了…但是,你刚刚的演出,很棒。脚的话大概很疼吧,回去一定要好好抹药啊。”

  你朝他一笑,心里却是在吐槽自己为什么要对陌生人说这些,会被人家当成神经病的吧。

  他更是愣住了,之后眼泪又一次滑了出来,然后吸吸鼻子之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然后又开口了,这次没有了之前的警惕与敌意。

  “不,我才是,应该谢谢你。”

  他顿了一顿,再次开口

  “我会好好处理伤的,谢谢。”

  他又一次道谢。

  你有了想认识他的念头,于是询问他的名字。

  他虽是有些不太理解你为什么会这样善待他,却还是扯出了一个并不太熟练的微笑。

  “你好,我叫裘克。” 

  “很高兴……能认识你。” 

  

  这回,轮到你愣住了。